辜成允先生遺作美聲傳世-Project Omni 360度發聲喇叭首度對大眾公開

【全文輯錄自「HI-AV」】

Mar 01 / 2017

1

台灣水泥集團前董事長辜成允先生在一個月前的1月23日因跌落意外辭世,對台灣社會而言少了一位優秀的企業家,而對音響業界來說則是一位發燒同好之殞落。音樂是辜先生在忙碌工作之餘的調劑,而音響則是他追求理想音樂重播之嗜好。眾所周知,辜先生身價高達新台幣400億元,但平日待人謙和、日常生活不鋪張浪費,對於音響的態度亦十分注重CP值,還自行鑽研聲學與電路設計擴大機和喇叭。辜成允先生不僅樂於與音響及音樂同好交流,更受邀於蔡克信醫師擔任「蔡克信調音研究社」講師,無私地分享自己對音響及音樂重播之心得。辜先生所設計的Project Omni 360度發聲喇叭於去年5月29日對「蔡克信調音研究社」成員發表,接著亦陸續巡迴至一些社員的音響室開聲,而在2月24日辜先生過世一個月後,於台泥大樓12樓所舉辦的這場「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則是此對喇叭首度對專業音響媒體及一般大眾的公開展示。為此,蔡克信醫師特別燒錄了一張「PO紀念CD」贈送給與會來賓,除前三首為蔡醫師及謝其嘉先生所選錄曲目之外,後面的九首就是辜先生在去年5月29日Project Omni發表會所用來展示的曲目。在「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裡,也將整張「PO紀念CD」從頭播到尾,讓大家「原汁原味」地體驗辜成允先生所認可的音樂重播美學,亦對辜先生傳世遺作Project Omni喇叭有深入之體會。

Project Omni喇叭在近三十坪超大空間內開聲演出

2

「PO紀念CD」裡的曲目類型十分廣泛,包括室內樂、交響曲、人聲、合唱、管風琴、爵士打擊樂、雙鋼琴、鄉村歌曲、華語流行歌曲及小號吹奏等,場面及編制有大有小、人聲及樂器包羅萬象,其中數首結尾都有辜先生認為最能考驗音響重播音樂是否真實的現場掌聲,整體而言曲目不僅動聽,也是對音響系統嚴謹的考驗。

3

前端所搭配的CD唱盤、前級與後級擴大機是由「極品音響」所支援的德國頂尖Hi-End品牌Burmester中階Top Line製品,而非頂級的 Reference Line旗艦搭配,符合辜先生所注重的CP值理念。這是包括筆者在內、許多到場來賓與Project Omni喇叭的首次相遇,但是其毫無遮掩的透明音場、密度及靈巧兼具的音樂表情、量感及彈性並蓄的豐厚低頻,在在都令人印象深刻。即使筆者是坐在偏左側、 幾乎與左喇叭對準的位置,整張CD都可聽到相當均衡完整的音樂表現,一些較大場面的樂段還可清楚分辨右側的樂器定位及遠近,著實非常不簡單。

因為,這場「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所舉辦的場地是台泥大樓12樓的「多媒體簡報室」,並非專門為音樂聆賞播放所設計的空間,然而在蔡克信醫師的精心喇叭擺位下,卻能有相當寬廣的聆賞區域。而且,這間設有81個電影院級座椅(每排9個、共9排)的「多媒體簡報室」相當大,我以隨身攜帶的雷射測距儀量測,發現其寬度為7.45米、長度為12.58米、高度為2.86米,換算地板面積為28.35坪(93.72平方米)。

因為,這場「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所舉辦的場地是台泥大樓12樓的「多媒體簡報室」,並非專門為音樂聆賞播放所設計的空間,然而在蔡克信醫師的精心喇叭擺位下,卻能有相當寬廣的聆賞區域。而且,這間設有81個電影院級座椅(每排9個、共9排)的「多媒體簡報室」相當大,我以隨身攜帶的雷射測距儀量測,發現其寬度為7.45米、長度為12.58米、高度為2.86米,換算地板面積為28.35坪(93.72平方米)。

「多媒體簡報室」內的九排座位以每三排為一個階段略微升高,其上方的天花板也製作為相對應之鋸尺狀斜面,藉以打散天花板及地板平行的聲波共鳴,隱然是考慮到空間聲學之設計。現在的台泥大樓於1998年落成啟用,而辜成允先生在1991年就升任台泥企業總經理,這間「多媒體簡報室」的空間規劃是否有辜先生的意見參與其中,沒有管道查證並無法確認,但我個人相信機率很高。

「多媒體簡報室」內的九排座位以每三排為一個階段略微升高,其上方的天花板也製作為相對應之鋸尺狀斜面,藉以打散天花板及地板平行的聲波共鳴,隱然是考慮到空間聲學之設計。現在的台泥大樓於1998年落成啟用,而辜成允先生在1991年就升任台泥企業總經理,這間「多媒體簡報室」的空間規劃是否有辜先生的意見參與其中,沒有管道查證並無法確認,但我個人相信機率很高。

謝其嘉先生是這場「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的催生者,他回憶三十年前由美國舊金山搭機返台時,與時為台泥襄理的辜成允先生相遇而認識,在彼此對音響及音樂的交流過程裡,發現辜先生對於物理、電路、材料及聲學都有極為投入之研究,而辜先生雖然要買如何高級的音響器材都不成問題,但仍然樂於DIY鑽研設計音響系統,畢竟花錢買來與親自開發調整所得的成就感是無法相比的。

謝其嘉先生是這場「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的催生者,他回憶三十年前由美國舊金山搭機返台時,與時為台泥襄理的辜成允先生相遇而認識,在彼此對音響及音樂的交流過程裡,發現辜先生對於物理、電路、材料及聲學都有極為投入之研究,而辜先生雖然要買如何高級的音響器材都不成問題,但仍然樂於DIY鑽研設計音響系統,畢竟花錢買來與親自開發調整所得的成就感是無法相比的。

蔡克信醫師接著發言緬懷辜成允先生,說著說著就哽咽起來,思念之情溢於言表。此場「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第一排正中央的空位是留給辜成允先生的,辜夫人及公子辜公愷先生也坐在此位置的左右側全程參與。

蔡克信醫師接著發言緬懷辜成允先生,說著說著就哽咽起來,思念之情溢於言表。此場「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第一排正中央的空位是留給辜成允先生的,辜夫人及公子辜公愷先生也坐在此位置的左右側全程參與。

「PO紀念CD」裡後面九首由辜成允先生親選的曲目,在播放時由「蔡克信調音研究社」成員、中華電視公司主播黃柏齡先生解說,提點大家Project Omni喇叭的優異音樂重播表現。

「PO紀念CD」裡後面九首由辜成允先生親選的曲目,在播放時由「蔡克信調音研究社」成員、中華電視公司主播黃柏齡先生解說,提點大家Project Omni喇叭的優異音樂重播表現。

以MBL 101 X-treme為藍本的Project Omni 360度發聲喇叭

對於音響,辜成允先生非常注重CP值,但售價超過新台幣千萬元的MBL 101 X-treme四件式旗艦喇叭系統,竟然能雀屏中選成為他的參考揚聲器,就可知道這款喇叭有多麼讓他滿意,但也感嘆囿於超級高昂的售價,MBL 101 X-treme如此性能優異的喇叭並無法普及。辜先生之所以設計開發Project Omni 360度發聲喇叭,就是打算以MBL 101 X-treme四件式喇叭系統為藍本,打造出價格平實許多且體型外觀更適合一般家庭使用的美好音樂重播利器。

對於音響,辜成允先生非常注重CP值,但售價超過新台幣千萬元的MBL 101 X-treme四件式旗艦喇叭系統,竟然能雀屏中選成為他的參考揚聲器,就可知道這款喇叭有多麼讓他滿意,但也感嘆囿於超級高昂的售價,MBL 101 X-treme如此性能優異的喇叭並無法普及。辜先生之所以設計開發Project Omni 360度發聲喇叭,就是打算以MBL 101 X-treme四件式喇叭系統為藍本,打造出價格平實許多且體型外觀更適合一般家庭使用的美好音樂重播利器。

這是辜成允先生親手繪製的設計草稿,包括箱體的尺寸、單體的位置與分音器線路之數值,都有詳細之規劃。

這是辜成允先生親手繪製的設計草稿,包括箱體的尺寸、單體的位置與分音器線路之數值,都有詳細之規劃。

辜先生表示Project Omni的設計緣由,起於他對Quad靜電、Apogee平面絲帶與MBL 101 X-treme無指向喇叭之偏好,所追求的包括自然、透明、快速、3D寬廣真實的音場與音像,以及沒有箱音音染的喇叭消失聽感,還有寬Sweet Spot、可多人聆聽的皇帝位。分析後MBL 101 X-treme的成功關鍵在於Omnidirectional無指向發聲、模擬點音源之WMT-TMW(低中高 - 高中低)之鏡向式單體安排、全音域響應頻率、無障板無反射與易搬運之模組化設計。因此Project Omni除了依循上面幾個目標之外,設計上使用傳統喇叭單體來降低成本,並讓喇叭面板極窄化來減少反射,外觀也給予極簡設計、提高女主人與家人之接受度。

辜先生表示Project Omni的設計緣由,起於他對Quad靜電、Apogee平面絲帶與MBL 101 X-treme無指向喇叭之偏好,所追求的包括自然、透明、快速、3D寬廣真實的音場與音像,以及沒有箱音音染的喇叭消失聽感,還有寬Sweet Spot、可多人聆聽的皇帝位。分析後MBL 101 X-treme的成功關鍵在於Omnidirectional無指向發聲、模擬點音源之WMT-TMW(低中高 – 高中低)之鏡向式單體安排、全音域響應頻率、無障板無反射與易搬運之模組化設計。因此Project Omni除了依循上面幾個目標之外,設計上使用傳統喇叭單體來降低成本,並讓喇叭面板極窄化來減少反射,外觀也給予極簡設計、提高女主人與家人之接受度。

Project Omni喇叭的正面與側面都看不到一顆螺絲,只在背面上方與下方兩個低音音箱模組處看得到螺絲。

Project Omni喇叭的正面與側面都看不到一顆螺絲,只在背面上方與下方兩個低音音箱模組處看得到螺絲。

Project Omni喇叭的接線端子設在下低音模組之背面下緣,採Bi-Wire/Bi-Amp雙喇叭端子設計,中高音與低音可使用雙喇叭線甚或雙擴大機連接驅動,「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當晚只使用雙喇叭線連接,倘若使用雙擴大機驅動,整體音樂重播表現還會更好。

Project Omni喇叭的接線端子設在下低音模組之背面下緣,採Bi-Wire/Bi-Amp雙喇叭端子設計,中高音與低音可使用雙喇叭線甚或雙擴大機連接驅動,「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當晚只使用雙喇叭線連接,倘若使用雙擴大機驅動,整體音樂重播表現還會更好。

上圖左側是Project Omni喇叭的正面、右側則為其背面,「中央模組」除裝有四支4吋全音域單體,其上下方還有垂直對向配置的兩支6吋低音單體,所有單體之喇叭線配線都在背面以求美觀。

上圖左側是Project Omni喇叭的正面、右側則為其背面,「中央模組」除裝有四支4吋全音域單體,其上下方還有垂直對向配置的兩支6吋低音單體,所有單體之喇叭線配線都在背面以求美觀。

Project Omni喇叭所使用擔任中高頻域發聲之單體為挪威Seas的FU10RB-8,整體發聲特性相當優異。

Project Omni喇叭所使用擔任中高頻域發聲之單體為挪威Seas的FU10RB-8,整體發聲特性相當優異。

低音部分使用同廠的L16RN-SL六吋鋁振膜、金屬射出成形框架之長衝程低音單體。

低音部分使用同廠的L16RN-SL六吋鋁振膜、金屬射出成形框架之長衝程低音單體。

為了有更理想的低音表現,Project Omni喇叭每聲道所配備之低音單體並非兩支,而是有四支之多,也就是「上低音模組」與「下低音模組」都各使用兩支低音單體,並以Isobaric方式將其中一支低音單體藏在低音音箱「肚子」內(上圖中間的作法),並採多低音反射式音箱架構。如此不僅可讓低頻延伸至30Hz以下,也可減少一半的音箱體積,並降低諧波失真且改善暫態反應。經過計算,如此Project Omni喇叭的低頻可平順地達到40Hz,其-3dB點為29.83Hz。

為了有更理想的低音表現,Project Omni喇叭每聲道所配備之低音單體並非兩支,而是有四支之多,也就是「上低音模組」與「下低音模組」都各使用兩支低音單體,並以Isobaric方式將其中一支低音單體藏在低音音箱「肚子」內(上圖中間的作法),並採多低音反射式音箱架構。如此不僅可讓低頻延伸至30Hz以下,也可減少一半的音箱體積,並降低諧波失真且改善暫態反應。經過計算,如此Project Omni喇叭的低頻可平順地達到40Hz,其-3dB點為29.83Hz。

辜成允先生設計Project Omni喇叭可不是閉門造車,他是十分熱愛現場音樂的樂迷,音響系統是他將「音樂現場」搬到家中重現之追求,為了瞭解音響重播各式音樂需要多大的動態與多 大的功率,他實際在國家音樂廳聆賞大提琴奏鳴曲、小提琴協奏曲與交響樂等不同曲目,並以分貝計量測記錄各類型音樂的動態範圍。

辜成允先生設計Project Omni喇叭可不是閉門造車,他是十分熱愛現場音樂的樂迷,音響系統是他將「音樂現場」搬到家中重現之追求,為了瞭解音響重播各式音樂需要多大的動態與多 大的功率,他實際在國家音樂廳聆賞大提琴奏鳴曲、小提琴協奏曲與交響樂等不同曲目,並以分貝計量測記錄各類型音樂的動態範圍。

再於音響系統上計算同樣動態需求所需的擴大機瓦數,如此科學化的認真求知態度確實令人欽佩。辜成允先生認為「微動態決定音樂的感情」,那麼要如何讓音響系統「活起來」呢?從他對音響系統的六個要求可窺知一二,這也是他設計製作Project Omni喇叭所追求的目標,而從「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當晚Project Omni喇叭的表現,辜先生的理想確實已相當程度地實現了!辜先生對音響系統重播音樂的六個要求,包括:(1)全頻段平順、樂器聲底正確;(2)豁然開朗及龐大輕鬆的3D音場及音像;(3)大動態雷霆萬鈞而微動態電光火石;(4)中頻穿透;(5)低頻到肉;(6)兩端頻率延伸與有份量、有形體的細節。

再於音響系統上計算同樣動態需求所需的擴大機瓦數,如此科學化的認真求知態度確實令人欽佩。辜成允先生認為「微動態決定音樂的感情」,那麼要如何讓音響系統「活起來」呢?從他對音響系統的六個要求可窺知一二,這也是他設計製作Project Omni喇叭所追求的目標,而從「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當晚Project Omni喇叭的表現,辜先生的理想確實已相當程度地實現了!辜先生對音響系統重播音樂的六個要求,包括:(1)全頻段平順、樂器聲底正確;(2)豁然開朗及龐大輕鬆的3D音場及音像;(3)大動態雷霆萬鈞而微動態電光火石;(4)中頻穿透;(5)低頻到肉;(6)兩端頻率延伸與有份量、有形體的細節。

這是Project Omni喇叭「腰部」的核心部分特寫,此喇叭為兩音路8單體設計,頻率響應20Hz-20KHz,聆聽位置頻率響應為36Hz-13kHz±5dB,發聲效率為90dB/W/m,一般阻抗為4歐姆,外觀尺寸為高180cm、寬25cm、深25cm(底座寬深各為35cm)。四支Seas FU10RB-8全音域單體以同軸心、無障板式向前後左右發聲,中央部分兩支向前發聲之單體由「後方障板」控制向後發聲之音量,至於兩支向左及向右發聲之單體因為不朝向聆聽中軸線發聲,其高頻能量自然衰減,而形成類似中音單體的音域聽感。至於低音部分,上下兩截低音音箱相對發聲中心點為對稱配置,因此 Project Omni喇叭雖為兩音路8單體架構,卻有類似MBL 101 X-treme之WMT-TMW(低中高 - 高中低)發聲架構。

這是Project Omni喇叭「腰部」的核心部分特寫,此喇叭為兩音路8單體設計,頻率響應20Hz-20KHz,聆聽位置頻率響應為36Hz-13kHz±5dB,發聲效率為90dB/W/m,一般阻抗為4歐姆,外觀尺寸為高180cm、寬25cm、深25cm(底座寬深各為35cm)。四支Seas FU10RB-8全音域單體以同軸心、無障板式向前後左右發聲,中央部分兩支向前發聲之單體由「後方障板」控制向後發聲之音量,至於兩支向左及向右發聲之單體因為不朝向聆聽中軸線發聲,其高頻能量自然衰減,而形成類似中音單體的音域聽感。至於低音部分,上下兩截低音音箱相對發聲中心點為對稱配置,因此 Project Omni喇叭雖為兩音路8單體架構,卻有類似MBL 101 X-treme之WMT-TMW(低中高 – 高中低)發聲架構。

根據辜成允先生自己的聽感評估,他認為Project Omni喇叭整體音場音像呈現與MBL 101 X-treme類似,擁有3D、透明、宏偉的真實音場與音像,其人聲及樂器可懸浮於空間中,可達到喇叭完全消失之聽感。不足之處則包括:有寬廣的 Sweet Spot但不如MBL 101 X-treme,而其高頻較暗且音質純度不如MBL 101 X-treme,另外超低頻的量感與權威性也比不上MBL 101 X-treme。為此,其實辜先生後續已完成PO Sub超低音之設計,只是尚未製作出原型就不幸辭世。為完成辜先生之遺願,蔡克信醫師與「蔡克信調音研究社」成員將努力把PO Sub超低音完成,並預計於今年八月在台北圓山大飯店舉辦的「台灣國際Hi-End音響大展」裡參與展出,屆時有興趣的朋友就可親身聆賞體驗辜成允先生的Project Omni喇叭與PO Sub超低音之美妙音樂重播表現。

根據辜成允先生自己的聽感評估,他認為Project Omni喇叭整體音場音像呈現與MBL 101 X-treme類似,擁有3D、透明、宏偉的真實音場與音像,其人聲及樂器可懸浮於空間中,可達到喇叭完全消失之聽感。不足之處則包括:有寬廣的 Sweet Spot但不如MBL 101 X-treme,而其高頻較暗且音質純度不如MBL 101 X-treme,另外超低頻的量感與權威性也比不上MBL 101 X-treme。為此,其實辜先生後續已完成PO Sub超低音之設計,只是尚未製作出原型就不幸辭世。為完成辜先生之遺願,蔡克信醫師與「蔡克信調音研究社」成員將努力把PO Sub超低音完成,並預計於今年八月在台北圓山大飯店舉辦的「台灣國際Hi-End音響大展」裡參與展出,屆時有興趣的朋友就可親身聆賞體驗辜成允先生的Project Omni喇叭與PO Sub超低音之美妙音樂重播表現。

 

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

【全文輯錄自「MY-HIEND」】

Mar 01 / 2017

1

台泥前董事長辜成允先生日前因意外不幸離世,生前辜先生是音響圈中著名的發燒友,對於音響研究非常深入而且樂於分享,也因此嗜好結交了許多知心且知音的好朋友。辜先生對於音響的熱忱不僅只是身為一位發燒友,他與蔡克信醫師等同好一起研究喇叭擺位,擁有許多心得,甚至自行研究喇叭,為了達到完美的如臨現場,於去年發表了十分難以完成的360度發聲喇叭Project Omnidirectional (PO)。因辜先生的離世,蔡醫師等好友們在上周末舉辦了一場追思辜先生的音樂會,地點便在台泥大樓的簡報室空間中,讓更多發燒友有機會一睹PO的風采與辜先生的才華。

2

開場時由辜先生的好友謝其嘉先生與大家分享和辜先生的認識經過,當年在飛機上座位相鄰的兩位因為討論彼此的相同興趣”聽音樂、玩音響”進而成為好朋友,謝其嘉先生轉述辜先生曾說設計喇叭是為了樂趣,這樣玩音響才有意思,因此才有了PO喇叭的誕生。

3

蔡克信醫師近年與辜先生一同在調音研究社中與發燒友們分享兩聲道喇叭及超低音喇叭擺位方法,利用科學與耳聽為憑的方式建立一套標準方式讓發燒友在喇叭擺位時有所依據和參考,不必再瞎子摸象,徬徨迷惑。蔡醫師說這套PO喇叭本就非營利目的,將會應調音班發燒友要求再生產6對,並在今年8月份於音響展公開展示,是否量產對外販售還未決定。

4

今天是一場純粹的音樂會,由辜先生所設計的360度PO喇叭擔任發聲角色,搭配的是德國Burmester訊源以及擴大機系統。選曲也是一大重點,第一首樂曲為蔡克信醫師選擇的”Adagio for strings”(Samuel Barber),也是為愛因斯坦、甘迺迪、葛麗絲凱莉、李光耀選用的喪禮輓歌,表達大家對辜先生的緬懷之意。第二首樂曲為謝其嘉先生所選的”Fanfare for the common man”(Aron Copland),表達辜先生是一位不平凡的偉人卻與大家過著相同平凡的生活,第三首樂曲為”Julsang”(Adolphe Adam)則具有安魂意義。

餘下的歌曲皆為辜先生於去年PO喇叭發表時所選擇的示範歌曲,各類型的音樂皆包含在內,大半為現場錄音的歌曲,由華視主播黃柏齡先生逐曲導聆。今日所播放的歌曲由蔡醫師製作成CD,僅發送給參加的朋友以資紀念,我在文末提供歌單曲目,有興趣的朋友可去搜尋聆聽。

5

當日稍早,由蔡克信醫師帶領調音班成員們現場安裝PO喇叭。

6

當天由Burmester台灣代理商極品音響提供全套播放系統,以最頂級的器材與辜先生的PO喇叭搭配。

7

安裝好PO喇叭後當然就是最重要的擺位調整,設計為360度發聲的PO喇叭是相當不容易擺至完美的位置,但是一旦能夠就定位,在音場等重播上非常傳真,當日我坐於後排的最左側但依舊能感受到音樂的整體場域規模和分明的音像位置。證明了360度的PO喇叭和合適的定位可以發揮辜先生設計之初的完美理念。

8

當日聆聽的CD精選是蔡醫師特地製作僅80張送給參與的朋友,歌單如下:
01. Adagio for strings (Samuel Barber)
02. Fanfare for the common man (Aron Copland)
03. Julsang (Adolphe Adam)
04. Ave Maria (Schubert)
05. Una furtiva lagrima (Donizetti)
06. Cantate domino (Enrico Bossi)
07. jazz variants (La bamba)
08. Nutchcracker suite march (Tchaikovsky)
09. sonata in D for 2 pianos (Mozart)
10. another day another time (Rhiannon Giddens)
11.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 (張學友)
12. Time to say goodbye (Francesco Sartori)

9

以下為蔡克信醫師撰文 :

2017年2月24日,以辜老師獨創的PO喇叭為主角,Burmester頂級器材烘托,在台泥公司簡報室舉行這場意義非凡,天人交會的「成允音響之友音樂會」。

在王副總的全力協助下,當天上午十點,我和調音社幹部,極品音響朱總到達會場,半小時之內,喇叭器材安裝就序。我以第四排正中位做為皇帝位,以「降龍18掌」與「降龍九音」作喇叭擺位。幹部依我指揮移動喇叭,同樣在半小時之內完成擺位,360度發音的PO,展現傳真傳神現場氛圍的3D sound stage魅力,接著播放晚上演出曲目的rehearsal,我在會場四處走動,可以感受這個空間的acoustic絕佳,每個點都可以聽到均衡美聲。

下午五點回到會場,場外已備好精緻餐點,與會者陸續到臨,用餐交誼,簽到,領取限量編號的紀念CDR資料。

七點多音樂會開始,第一排正中位空著,留給辜老師,我相信他會與我們同在,如同往日一起聽音響。辜夫人與公子分坐兩旁,全場坐滿辜老師的音響友人,學生與音響媒體總編。

謝其嘉董事長開場,哽咽回顧30年前在飛機上以音響話題結緣,我簡單述說PO的傑特,隨即展開聆聽。

我選的第一首是Barber的弦樂慢板,愛因斯坦、甘迺迪、葛麗絲凱莉、李光耀選用的喪禮輓歌,PO呈現優美細膩的弦聲,當然Burmester也功不可沒,這也印證我常說的,有正確的喇叭擺位才能客觀評估器材的優劣。謝董選的第二首是Copland的「凡人鼓號曲」,我說辜董是不平凡的偉人,卻跟我們一樣平凡生活態度。第三首是黑教堂的「聖善夜」,有安魂意義。

接下來的九首都是辜董去年PO debut的示範音軌, 古典、爵士、流行、搖滾都有,大半是現場錄音,經由PO,相得益彰。由黃柏齡幹部逐一解說音樂與音響,這樣正確的場景示範,不論國內外音響展也都做不到。最後一首是Time to say goodbye,去年發表會當作結束曲,沒想到竟是辜董的預告,不勝唏噓。

音樂會後,大家與PO合照紀念,辜夫人希望收藏這對喇叭,我說等8月圓山音響展後會奉上。她準備了許多辜老師生前喜歡的菠蘿麵包讓大家帶回。

辜老師是一位謙謙君子,自稱也是丐幫弟子,我們有著共同的音響理念,一起為華人音響文化努力。台灣音響聞人很多,但是辜先生是唯一令我佩服的人,不是因為他是大企業家,而是他真的懂音響,會玩音響,會擺喇叭,清楚真正high end的真諦與錄音的再生。他無私幫我在高級班授課,叫好叫座。我們會擦乾眼淚,繼續推廣他的理念。

 

10

*部分照片由蔡克信醫師提供

PO喇叭懷故人成允音響之友會

【全文輯錄自「U-audio」】

Mar 01 / 2017

想說的話很多,總想著下次可以說,不想竟是沒有下一次了。

知悉辜成允先生發生意外時,我與家人外出旅遊,在神戶近郊的溫泉旅館裡,手機上讀到即時新聞報導,辜先生赴喜宴意外滑倒,報紙文字寫得嚴重,但心想辜先生吉人自有天相,自能逢凶化吉,不想第二天的新聞卻傳來噩耗,剎那之間完全不能相信。才在一個月前把酒言歡,相約找時間去聽他的mbl Extreme 101與PO喇叭,怎能一夕之間天人永隔。

奇妙的音響緣分

回國之後,與蔡克信醫師聯繫,詢問我能為辜先生做些什麼,想了很多,但能做的卻是很少。回想這段因為音響相識的緣分,竟是如此奇妙,甫入社會的我,因為在媒體工作時的總編輯是蔡醫師公子的老師,所以到蔡醫師家裡拜訪,見識了Gensis四件式喇叭的威力,爾後踏入音響媒體圈,又負責蔡克信醫師與柯逸郎醫師專欄的編輯,每月固定的討論往返與文字繕打,等於細讀兩位音響高手的文字,也給予我這音響評論新手學習的機會。

去年六月PO喇叭首度發表,由辜先生親自主持發表會,他以詳盡的簡報檔案悉心敘述PO喇叭的研發重點。

去年六月PO喇叭首度發表,由辜先生親自主持發表會,他以詳盡的簡報檔案悉心敘述PO喇叭的研發重點。

數年後待柯醫師甫創辦音響愛樂協會,不旋踵柯醫師撒手,蔡醫師義不容辭地接下柯老遺留的工作,把音響愛樂協會辦得有聲有色,此時辜先生應邀加入,在蔡醫師的「降龍十八掌」、「伏虎十五拳」之外,加入了「九音真經」,由辜先生主講。這幾門課我都去上過,雖不敢稱登門弟子,卻也獲益良多,爾後蔡醫師成立「蔡克信調音研究社」,也是在辜先生的鼓勵與贊助下促成,並固定在高級班授課,我也因此有了幾次與辜先生暢快飲酒,酩酊大醉的回憶。杯觥交錯之間,我不忘向辜先生提出採訪的要求,辜先生爽快地答應了,沒想到還沒安排好時間,卻已經再無機會見面。

辜先生的意外傳出,調音班的朋友們莫不悲痛萬分,想要向辜先生致意,但此時貿進未免矯情。還好,在蔡醫師與辜先生多年音響好友謝其嘉董事長的安排下,促成了「成允音響之友會」,在台泥大樓12樓的多媒體室,用辜先生設計的「PO 360度無指向喇叭」,欣賞辜先生最愛的音樂,藉此紀念故人。

今年2月24日在台泥大樓12樓多媒體室舉辦的音樂欣賞會,用辜先生設計的「PO 360度無指向喇叭」欣賞辜先生最愛的音樂,藉此紀念故人。

今年2月24日在台泥大樓12樓多媒體室舉辦的音樂欣賞會,用辜先生設計的「PO 360度無指向喇叭」欣賞辜先生最愛的音樂,藉此紀念故人。

當天所搭配的全套Burmester器材由極品音響提供,包括102 CD唱盤、099前級,以及911後級。

當天所搭配的全套Burmester器材由極品音響提供,包括102 CD唱盤、099前級,以及911後級。

PO喇叭紀念辜先生

踏入台泥大樓12樓的辦公室,蔡醫師帶領調音班的朋友已經準備妥當,PO無指向360度發聲喇叭已經預先在多媒體室架設妥當,極品音響慨然相借全套Burmester系統,用最頂尖的數位訊源與前後級搭配,就是要充分發揮PO喇叭的全盤實力。調校擺位由蔡醫師出手,我想這也是紀念故人的情緒,讓人更想用盡全力,把辜先生的作品在他身後能發光發熱。

因為調音班朋友的叮嚀,我提早到了會場,也多了一點時間欣賞辜先生的PO喇叭,雖然我知道這喇叭去年已經發表,但我未能躬逢其盛,僅有耳聞,至今才見得本尊。喇叭箱體採用淺色楓木皮,色澤典雅,喇叭身高約莫180公分,仔細一看,中央是4個全音域單體,利用單體的特殊配置,達到360度發聲的目標。上下兩截是低音單體,採低音反射式設計,反射孔分別設置於頂端與底部,因此PO喇叭底部必須架高。

PO喇叭箱體採用淺色楓木皮,色澤典雅,高約180公分。中央以4個全音域單體,利用單體的特殊配置,達到360度發聲的目標。

PO喇叭箱體採用淺色楓木皮,色澤典雅,高約180公分。中央以4個全音域單體,利用單體的特殊配置,達到360度發聲的目標。

獨一無二的360度發聲設計

PO喇叭最特殊的設計,要屬中央的全音域單體,而上下兩截是低音,中央夾著全音域單體,這是MTM D’Appolito。難題來了,一般MTM位於中央的高音單體,只有小小的體積,如此可以發出精確的「點」,但是PO喇叭中央的部分是四個全音域單體,要如何讓四個全音域單體配置成360度發聲?而且要讓這四個單體構成的模組,聽起來「合而為一」?

PO喇叭怎麼做?這4個4吋全音域單體,中央兩個向前發聲,中間用隔板固定,單體後方也是自由發聲,採Bi-polar設計,上下再加上兩個4吋全音域單體,可是上方單體向右發聲,下方單體向左發聲,一樣Bipolar發聲。如此一來,前後左右都有4吋單體雙面發聲,達成360度聲波擴散。

有趣的是,中央兩個全音域單體擺放方向一律朝前,而上下兩個全音域單體則是方向相反。還有,中央的全音域單體背後有一塊寬障板,似乎是要當作背波反射之用,正前方則有一支細瘦的支柱,剛好位於單體向前發射的正中央,看來有增加擴散性的作用,或者說,這背後的寬障板與前面的細支柱,都是為了提升或控制聲波擴散性所設計。

4個4吋全音域單體,中央兩個向前發聲,單體後方也是自由發聲,採Bi-polar設計。上下再兩個4吋全音域單體,一個向右發聲,一個向左,一樣Bipolar。前後左右都有4吋單體雙面發聲,達成360度聲波擴散。

4個4吋全音域單體,中央兩個向前發聲,單體後方也是自由發聲,採Bi-polar設計。上下再兩個4吋全音域單體,一個向右發聲,一個向左,一樣Bipolar。前後左右都有4吋單體雙面發聲,達成360度聲波擴散。

這些對聲音的細微調整設計,看起來都有道理,可是實際上很難計算,因為一般的喇叭單體特性,與喇叭箱體配合的計算公式,都有既定的常規,可是PO喇叭的設計卻一點都沒有常理可循,所以那些汗牛充棟的計算公式,卻找不到對應的參數可以套用。我想,這些都是辜先生「預想」的聲波再現可能樣貌,透過實作一點一滴,累積經驗,反覆嘗試錯誤,從錯誤中學習,營造出PO喇叭自成一格的樣貌。

低音單體上下分立,夾住全音域發聲模組,低音單體也是一上一下,「水平」對向擺設。把低音單體從垂直擺放在音箱的傳統設計,變成水平擺放,讓低音向上或向下發聲,再靠反射的方式達到360度擴散的設計,PO喇叭並不是第一人,Duevel或German Physics都有類似的想法,而且製作出實際的商用版本,但是PO絕對不是依樣畫葫蘆,它讓兩個低音單體對向擺,那可就「藝高人膽大」了!

低音單體上下分立,夾住全音域發聲模組,低音單體也是一上一下,「水平」對向擺設。

低音單體上下分立,夾住全音域發聲模組,低音單體也是一上一下,「水平」對向擺設。

險中求招

怎麼個「藝高人膽大」?低音單體對向擺,難道不怕相位抵銷?要是剛好兩個低音單體工作頻率相反,馬上產生抵消作用,低頻根本出不來。我想辜先生這招是「險中求」,中央的全音域單體已經佔去頗大的體積,要讓分立的低頻與中頻「合為一體」,必須把低音單體與全音域單體盡量靠近,所以這兩個低音單體就這麼面對面地夾住全音域單體模組,您看,這像不像是把PO喇叭的六個單體,全部擺在中央的音箱模組,而這個中央的音箱模組的尺寸,不過是一般書架型喇叭的大小而已。

所以,PO喇叭的設計,實際上像是一個「放大的全音域喇叭」,中央的核心就是4吋全音域單體,而四個全音域單體連動工作,加上特殊排列,為的是360度發聲,還有提升音壓,而兩個低音單體則是同時增加音壓與強化低頻延伸,讓簡單的4吋全音域單體,展現落地喇叭的音壓與能量。

越是近距離欣賞PO喇叭,從細部觀察設計上的巧思,越是能感受到設計者的用功與執著。看得入神之際,時間悄悄溜走,「成允音響之友」陸續到來,隨後辜夫人與公子也都親臨現場,掌聲恭迎之後,紀念音樂會即將開始,瞬時的寧靜在現場竟是複雜而沈重的氣氛。

辜先生的設計手稿,已可清楚見到PO喇叭的雛型。

辜先生的設計手稿,已可清楚見到PO喇叭的雛型。

PO喇叭的3D立體預視圖。

PO喇叭的3D立體預視圖。

相知相惜的音響友誼

發起活動的謝其嘉董事長在會上說:「我想,成允會希望朋友們用這樣的方式懷念他。」謝董事長與辜先生的音響情誼超過三十年以上,當年謝董事長搭機從舊金山返台灣的路,與辜先生相遇,因為喜歡音響而搭上話,當時辜先生在台泥擔任襄理,謝董事長則在美國事業有成,心想這小小台泥襄理,搞音響有什麼厲害的,心中略有輕視之意,不想回國之後相互切磋,欣賞了各自的音響系統,這才惺惺相惜,一路在音樂與音響的道路上成了莫逆之交。

謝董事長說,辜先生對音響聲學的研究相當透徹,連他都不知道辜先生哪裡有那麼多時間可以研究,電腦裡面存著無數相關的研究資料,不僅對音響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但謝董事長也說,許多音響迷都花大錢玩音響,拿錢砸出絕妙好聲,但是辜先生幾乎都DIY,辜先生跟謝董事長說:「我不是買不起,但買回來的與自己做的是兩回事。」所以,在「辜成允音響之友會」上,謝董事長感概失去了這麼好的朋友,但也感謝這麼美好的緣分,此生能夠相識相知,情誼延續三十多年。

這位是發起這次活動的謝其嘉董事長,他與辜先生的音響情誼超過三十年,當年謝董事長搭機從舊金山返台灣的路上,因為喜歡音響與辜先生搭上話,兩人結交至今。

這位是發起這次活動的謝其嘉董事長,他與辜先生的音響情誼超過三十年,當年謝董事長搭機從舊金山返台灣的路上,因為喜歡音響與辜先生搭上話,兩人結交至今。

雖然我的文字寫得平靜,可是在台泥的音樂會現場,講話的人忍住哽咽,聽話的人更難止住眼淚,從音樂與音響當中培養的多年交情,在此時悲歡喜樂複雜交錯,我的文字實難表達其萬一。

謝董事長簡短而情深的致詞之後,由蔡克信醫師解說PO喇叭的緣由,辜先生所設計的喇叭在2016年5月中旬,首度在翰品酒店發表,隨後在調音班的同學之間輪流試聽,獲得極高的評價。這不是一般DIY喇叭,蔡醫師說,辜先生從理論研究,深思熟慮之後動手做出PO無指向360度發聲喇叭,完成度極高,而在這場音樂會上,PO喇叭搭配由極品音響提供的全套頂級Burmester器材驅動,用第一流的器材來發揮PO喇叭蘊藏的實力,確實足以與當代第一流喇叭平起平坐。

蔡醫師的「降龍十八掌」、「伏虎十五拳」,加入辜先生的「九音真經」,解救了無數發燒友,讓大家都可以在家裡調出好聲音。音樂會第一首曲子巴伯的「弦樂慢板」,就是由蔡醫師所選。

蔡醫師的「降龍十八掌」、「伏虎十五拳」,加入辜先生的「九音真經」,解救了無數發燒友,讓大家都可以在家裡調出好聲音。音樂會第一首曲子巴伯的「弦樂慢板」,就是由蔡醫師所選。

感動人心的曲目安排

音樂會預計播放的曲目,蔡醫師說第一首曲子由他安排,而第二與第三曲則是謝董事長挑選,此後一路到第12曲,都是辜先生所選的曲子,那也是PO喇叭在2015年首度粉墨登場,辜先生親自挑選的示範曲目。蔡醫師致詞完畢,由黃柏齡主播接手主持棒子,第一首曲子蔡醫師挑選了巴伯的「弦樂慢板」,緩慢悠揚的純粹弦樂,三連音緩步推升旋律,越推越高,越推越緊,越推越強,卻又陡然落下解決,層層疊疊的和聲交錯,厚重的和聲中呈現寧靜的樣貌,但旋律卻像找不到方向,三連音反覆來回擺盪,像是在原地打轉一般,音樂的張力卻越轉越強,越推越高,到不能再高的地方弦樂奮力撐著長音,在最緊繃的地方音樂突然休止,最高的強音瞬間消失,在音樂真空的狀態下,找不到方向原地打轉的緩慢三連音回來了,卻又慢慢地消失無蹤。

一曲巴伯「弦樂慢板」,沒有鼓掌,只有黯然拭淚。

我不知道蔡克信醫師與黃柏齡主播,是不是預先想好了奏鳴曲式一般的音樂安排,從巴伯的「慢板」開始,鋪陳出寧靜哀淒的氣氛,弦樂群無限地延伸,彷彿要銜接與辜先生遠揚而居的天堂,卻又在低音大提琴的頑固之中,硬生生地把我們留在人世間。隨後柯普蘭「平凡人的號角」,彷彿帶入青春的回憶,那是發燒友獨享的快樂,在困難複雜又難以表現的音樂當中,找尋音響的涅槃。

12

「黑教堂」的Julsang與舒伯特的「Ave Maria」如安魂一般撫慰人心。董尼采第「愛情靈藥」的詠嘆調、「La Bamba」的「Jazz Variants」份量十足的打擊樂、柴可夫斯基「胡桃鉗」的進行曲、莫札特D大調雙鋼琴奏鳴曲,這些都是辜先生賞玩音響時最愛的音樂,從他所設計的PO喇叭重現,與齊聚一堂的好友共享音樂盛宴。而聽流行曲目如「Another Day Another Time」與張學友「她來聽我的演唱會」,不也是辜先生年輕活力的再現嗎?

「Time To Say Goodbye」

最後,「Time To Say Goodbye」的小號聲中,PO喇叭濃郁而悠遠的音樂感染力,唱起熟悉的旋律。這是面貌完全不同的再現部,再現的是巴伯「慢板」所引起的哀戚之情,完全不一樣的音樂拼貼,卻湧現更為強烈的情感衝擊,小號自由自在地吹奏著「Time To Say Goodbye」,純粹的音符讓每個人心裡面浮現著歌詞,是的,「Time to Say Goodbye」,熱淚盈眶卻再也止不住。

未組裝之前的PO喇叭,採模組化設計,容易組裝也容易搬運。

未組裝之前的PO喇叭,採模組化設計,容易組裝也容易搬運。

從這張圖可輕易看出PO喇叭的結構,採三段式MTM對稱設計。

從這張圖可輕易看出PO喇叭的結構,採三段式MTM對稱設計。

音樂會結束了。夾雜著悲傷氣息的鼓掌聲,彷彿「馬勒第九號交響曲」最後一個樂章緩慢地消失,從有心跳到沒有心跳,音樂會的聽眾從音樂的生到死走了一遍,仍然沉沁在生與死的思索當中,驚覺音樂結束,似乎該鼓掌致意,心中卻依然若有所思。這場音樂會曲終了,人卻不想散,但又不得不散,想得而不可得,是停留在人間的人註定要繼續的磨難。

我不敢停留,不忍再與諸多熟識的發燒友或長輩,談論更多與辜先生的情誼,步出台泥大樓,細雨夾著冷風撲面而來,收了收外套口,抬頭看著中山北路的霓虹燈火,閃閃爍爍,只盼望辜先生的意外沒有發生,今天來台泥大樓這件事也不是真實的,這一切都是場噩夢,冷風細雨陣陣吹拂,彷彿要把我吹醒,醒了就能把噩夢趕走。

我沒醒,一個恍惚,耳邊好像聽見辜先生在我身旁問著:「真的要來我這裡聽音響嗎?」

是!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