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低階唱盤也不妥協, 不能讓入門玩家對黑膠失望

【全文輯錄自「音響論壇」】

Sep 10 / 2016 下載PDF
  • 未來三到五年,黑膠市場依然會持續成展,許多年輕玩家會因為好奇而購 買,但值得注意的是,太多廠家競相投入,已經讓市場中出現需多身價與實 力不相符的劣質唱盤。長期而言,黑膠不會消失,但是成長將會趨緩,劣質 產品將會自然淘汰,只有夠實力的產品才會繼續存在。

黑膠復興風潮持續席捲全球, 美國老牌黑膠唱盤名廠VPI 由少東Mat Weisfeld接手總 裁,也展現旺盛企圖心。不過你可知道,Mat在五年前還是一位高中老師,壓根沒想過會接手老爸Harry的事業,那 時一手掌管公司營運的母親過世,Harry 甚一度萬念俱灰,想要結束公司。Mat 說那年重病的母親原本堅持參加CES,可惜撐不到大展開始就與世長辭。原本只是去幫忙的Mat,在展場見到許多多年合作夥伴對VPI依然支持,忽然一股 熱血湧上心頭,當著大家的面宣示VPI 將有一番作為,也讓Mat就此接下領導VPI的全新挑戰。

一位高中老師會設計黑膠唱盤嗎?不用擔心,Mat不但從小看著父親設計 唱盤與唱臂,更是Auto CAD電腦繪圖專家,常把父親的設計帶到課堂,作為學生練習電腦繪圖的習作。除此之外,老 爸Harry雖然名義上退休交棒,但是靈 感依然源源不絕,位居幕後主導產品研 發。父子倆攜手合作,成為引領VPI前 進的全新動力。VPI轟動一時的3D列印 唱臂,就是Mat的點子。這種唱臂從唱 頭蓋、臂管到軸承座全部一體成形,結構上不但徹底排除碰撞噪音,而且抑制 共振的阻尼特性優異,的確有著其他唱 臂所難以取代的優勢。這次展出的全新級唱盤Avenger Reference更有意思, Mat說這款唱盤的構想早在十二年前就 已成形,只不過當年VPI忙於生產超熱 賣的HR-X唱盤,直到前兩年Mat整理倉 庫,意外發現Avenger Reference的設計 草稿,才讓這款唱盤終於誕生。Avenger Reference的最大亮點在於採用了磁吸式轉盤,下方的轉盤靠皮帶驅動,利用磁力隔空帶動上方的主轉盤運轉,藉此完全隔離馬達振動干擾。採用類似設計的黑膠唱盤都是天價等級,相較之下, Avenger Reference的價格實在超值。

事實上,堅持合理價格、超值製作,正是VPI在黑膠唱盤領域稱霸一方的關鍵。他們的Player唱盤雖然只是美金一千元等級的入門唱盤,但卻依然堅持美國製造,從厚實的底座、鋁合金 CNC銑製轉盤,到結構簡單卻靈敏堅固的唱臂,都完全超越入門唱盤的製作水準。去年新推出的Prime唱盤是第一款完全由Mat主導設計的產品,雖然是中價位唱盤,但是卻融合了VPI歷年經典唱盤的技術精華,實力足以越級挑戰,一推出就大獲好評。

VPI的成功,證明高價化並不是Hi End音響的唯一出路,他們的Prime中階 唱盤在美國大熱賣,入門級的Player不 但在美國暢銷,在歐洲市場甚至可與幾 乎獨佔入門市場的Rega抗衡。VPI最新旗艦唱盤Titan這次在香港音響展發表, 雖然是VPI現役最頂級、最高價的產品,但是價格卻只有同級產品的一半,更顯競爭力十足。VPI到底如何控制成本?Mat上任以來,不但致力於精簡產 品線,還積極簡化生產流程提高效率,不過堅持美國製造的信念不變。Mat告 訴我,VPI所有元件全部來自美國,唯 一例外是舉臂器由日本製造,不過Mat 說連這個小小元件,都即將在VPI自家 工廠自行製造!Mat還透露,為了迎接VPI創立四十週年,Harry正在研發一款 超級唱臂,還將推出入門與頂級紀念唱 盤各一款。在競爭激烈的黑膠市場中,VPI顯然仍將繼續雄霸一方。(文|陶忠豪)

父子傳承的變與不變-訪VPI總裁Mat Weisfeld

【全文輯錄自「u-audio音響共和國」】

Sep 10 / 2016 下載PDF

父業子承在Hi End音響圈並不算少見,Clearaudio是如此,Wilson Audio最近第二代也進入公司,而丵這次在TAA圓山音響展上採訪VPI總裁Mat Weisfeld也是如此,從父親Harry Weisfeld手上接手公司,年輕的Mat活力十足,聊起VPI的新產品藍圖,話匣子一打開就滔滔不絕。

看Mat頗為年輕,但與老外第一次見面就問人家幾歲,是敏感又有點不禮貌的事,但我推測Mat可能是當今Hi End音響品牌當中年紀最輕的總裁。試探性問了一下,他來VPI工作多久了,Mat說他大概是五年前進入公司,而父親真正放手給他掌握大局大概是在兩年前。接下來的話題談的都是VPI的產品與發展藍圖,可是我想先把產品擺在後面,而把後面與Mat聊接班的故事寫在前面,因為我覺得這個故事比產品更令人感動。

Mat怎麼會來接VPI做唱盤?他說自己從小就在公司實習了,別人放假常常會出門玩,但他們經常被父母帶到工廠,看大人趕工,所以VPI工廠等於是他小時候的遊樂場,可說從小耳濡目染。我以為Mat是因為這樣,順理成章地進入了公司,但實際上並非如此,Mat完成學業後在家鄉當高中老師,教的是網站設計,與黑膠唱盤一點關係都沒有。就這樣,Mat去當老師,父親Harry與母親Sheila繼續經營VPI,各有各的事業,依然一家和樂。

可是在五年前(還要更早些),母親Sheila罹患癌症,Mat花更多的時間陪伴母親,父親Harry當然也無心事業。Mat說母親是一位堅強的女性,雖然身受疾病之苦,但是她總是安慰著全家人,而且還說她要去參加CES展,和許多老朋友見面。音響業界有許多熟識的朋友知道Shiela打算抱病參加CES,預先規劃了聚會活動,Harry聽了很生氣,鬧脾氣地說公司不要做了,還去什麼CES,但Shiela很想去,於是請Mat陪她去。

可是Shiela等不到CES,就已經蒙主寵召,Harry自然受到很大的打擊,對於VPI更是心灰意冷,此時的Mat依然傷心,但為了母親,他認為自己應該代表她去參加CES的音響圈朋友聚會,於是Mat便隻身前去赴會。到了CES,辦理廠商登記換證時,工作人員是一位女士,看到Mat的名字,馬上說:「你是Shiela的兒子?你的母親真是一位偉大的女性,Shiela曾經幫過許多忙,我非常感恩。」然後Mat到了音響圈老友的聚會現場,幾乎每個人都說同樣的話,Mat才感受到母親生前在音響圈的貢獻有多大,交到了多少好朋友,而與會的朋友都說,VPI可以繼續發展了,因為有年輕的第二代可以接棒。

接收到諸多音響界長輩的訊息,Mat一下子不知所措,但是他很勇敢的在會場上說:「沒錯,我回來了,我要讓VPI繼續發揚光大。」話講得漂亮,但是Mat說他可是壯著膽說的,因為那時候他對黑膠唱盤的專業知識,除了小時候在工廠玩耍時,父親經常跟他講的機械原理之外,他根本是個門外漢。

回到了家裡,Mat真的受到音響界長輩的激勵,準備在VPI大顯身手,可是父親受到母親過世的打擊太大,一點也不想工作。Mat說,當年Harry與Shiela攜手創辦VPI,兩人其實有著明確的分工合作,Harry只做設計與製造,負責管工廠,而Shiela則管財務與對外接洽,進料出貨都是母親負責,Harry根本就不管這些研發與生產之外的事情,也不知道怎麼處理,所以Shiela過世之後,Harry等於失去了所有的後勤補給,甚至在VPI工廠裡面的一磚一瓦,都會讓Harry想起過世的妻子,更是不願意回來工作,這時候,悲傷戰勝了鐵漢。

Mat了解父親仍未脫離喪妻之痛,但他準備讓VPI繼續走下去,所以他自己跑到工廠,清點庫存,開始動手做產品、推業務,可是那僅是憑藉一股衝動,有些經銷商訂購了特定的客製化,Mat總是說沒問題,但一回來卻沒辦法做,找老員工幫忙處理,大夥兒集思廣益,一起要做出客戶所需要的「特殊規格」,但每當大家正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Harry一看到,就大罵:「你們在幹什麼,不要弄了,全部都錯了,為什麼你們就不能乾脆讓公司死掉算了?我不要做了。」

正值悲傷的Harry可說是心灰意冷,Mat做得越多,越是讓Harry難過,可是Mat發現Harry原本只是罵,然後不理,但後來變成Harry來罵,看到他們做的東西錯得有多離譜,然後一邊罵,一邊說該怎麼做,Mat趕緊記下來,照Harry的方法去做。Mat發現,原來這才是讓父親走出悲傷,重回黑膠戰場的方法,於是他繼續犯錯,繼續讓Harry罵,然後照Harry所講的方法修改,並且從中學習,Mat說父親大約一年多才走出悲傷,然後他花了超過一年半的時間,在Harry的指導下學習黑膠唱盤的知識,他才了解之前出來「惡搞」有多麼笨。

就這樣,Harry一邊罵一邊教,Mat一邊學,初出茅廬所犯的錯,一樣樣被父親修正,這段父子傳承的故事,依然圍繞著母親Shiela,冥冥之中把Mat帶進VPI。我寫這段故事是反著寫的,因為與Mat聊了許多VIP的產品與發展計畫,我才聊到這段故事,但如果Mat沒有講,我根本不知道原來他以前並不是做黑膠唱盤的設計,當他講起VPI各種新產品的研發,還有現役產品的特色,我真的以為Mat是家學淵源,從小被父母刻意培養來接班VPI的,顯然經過幾年的努力,與父親攜手鑽研黑膠唱盤的設計與製造,讓Mat真正進入了現代黑膠唱盤的設計領域。

可是兒子接手VPI,總是會有一些自己的新想法、新觀念,在VPI往後發展帶來什麼樣的延續與改變?Mat很快的講出年輕總裁的理念:大幅減少產品數量!Mat說,當他進入VPI的時候,他們大概有21種黑膠唱盤,現在減少到6個品項,到了明年很可能變成只有3樣。Mat表示,雖然黑膠復興是全球市場的現象,但重新擁抱黑膠的消費者實際上改變了,他們未必是發燒友,更多是想要輕鬆簡單接觸黑膠唱片的入門者,需要簡單的器材帶領他們進入黑膠的世界,譬如這次圓山音響展推出的Player,是VPI的入門款唱盤,唱盤、唱臂、唱頭一應俱全,還加上耳機放大線路,消費者買回家,開箱插電,耳機一接,馬上就可以進入黑膠的世界,不需要任何繁複的調整,原廠都已經預先設定好了。

簡單易用,是Player入門級唱盤的任務,而且在價格上也相當具有競爭力。Mat說,他來VPI之前是高中老師,收入不好也不壞,但是聽到黑膠唱盤要10,000美金以上,連Mat都覺得這是離譜的價格,他才不會買這麼昂貴的唱盤。所以,當Mat著手設計新一代VPI唱盤時,就刻意遵循Good、Better、Best的策略,而且價格要吸引人。以Player的定位,就是VPI的「Good」黑膠,售價2,000美金,Mat說這是一般人負擔得起的價格,而他在有限的預算當中提供消費者入門黑膠唱盤的最佳起點。

可是如果用家想要進階一點的唱盤呢?VPI的答案是Prime,價格則是4,000美金。Mat說這個價格對一般人來說並不離譜,可是Prime有更厚重的底座、盤身是VPI經典的厚鋁合金版本、更好的單點支撐結構,還有JMW-10-3D唱臂,外加Prime唱片鎮,這是VPI對「Better」提出的答案。而「Best」呢?產品還沒推出,型號是Prime Signature,預計售價是6,000美金,Mat認為這個價格已經是一般消費者願意買單的極限了。

所以Mat勾勒出來的VPI產品藍圖清楚了,三個等級,從Player、Prime到Prime Signature,形成消費者簡單的選購概念。可是過去VPI出名的HR-X呢?Mat把這些超級黑膠唱盤保留給父親,譬如HR-X,VPI的存貨不多了,他們依然接單,但沒有材料就不做了,往後由Avenger與Avenger Reference接手,這些都是10,000美金以上定價,而且接受各種客製化的選擇。Mat說父親Harry是活力旺盛的工程師,總是想著怎麼修改得更好,在頂尖的VPI唱盤上面,有磁浮系統、3D列印製作的唱臂,幾乎任何唱臂都可以安裝,任何黑膠玩家想得到的細節,VPI都能按照客戶的想法製作。

少東接手,Mat展現旺盛的企圖心,VPI開出了兩條路線,Player、Prime與Prime Signature走「量產」路線,用合宜親民的價格,提供進入黑膠世界的輕鬆方法,而參考等級的Hi End頂尖唱盤,則繼續讓父親Harry精心打造。Mat說,VPI是四十多年的家族企業,未來仍將維持如此,專注在黑膠唱盤的核心價值不變,而Mat的加入,則顯示VPI有了年輕新血,可以走更長遠的經營之路。

再創40年 – VPI總裁Mr.Mat Weisfeld專訪

【全文輯錄自「MY-HIEND」】

Sep 10 / 2016 下載PDF

再創40年 – VPI總裁Mr.Mat Weisfeld專訪

VPI是一家從1978年開業至今的唱盤設計製造廠,接近40年的品牌歷史也使經營者由第一代的Mr.Harry Weisfeld傳承到了第二代的Mr.Mat Weisfeld,今年的TAA圓山音響展VPI代理極品音響特別邀請Mat來台灣與大家見見面,聊聊VPI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從自製洗唱片機開始

VPI早期由Mr.Harry Weisfeld創立,是標準的美國車庫型創業,當年Harry是一位樂迷,有回在某評論員家中聽到了經由洗唱片機將黑膠唱片清洗乾淨後所播放的音樂後,便發現這洗唱片機太有效了,但當時這台Keith Monks Cleaning Machine要2000塊美金,讓Harry買不下手,於是喜歡動手做的Harry乾脆自己設計一台,於是乎VPI的第一款洗唱片機產品HW-16便誕生了。為何是HW-16而不是HW-1,其實這很有趣,Mat說從他母親的紀錄中發現從HW-1到HW-15都是設計作品,只是沒成功,而當中什麼類型產品都有,不過大家無緣見到。

HW-16是Harry第一個成功作品,也是讓VPI成名的開始,HW-16能有效地清潔黑膠唱片,而且售價只要300塊美金。HW-16問世不久,Mat的母親Sheila對著Harry說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有人訂購了你的HW-16,壞消息是訂單足足有500台,當時的VPI其實就是Harry自己一個人,不可能趕得出500台機器來,逼使Harry必須找尋幫手,這也就是VPI的起點。

一鳴驚人的銷售成績

而第一部唱盤則是HW-19,當時只搭配其他品牌的唱臂,但是因為VPI成長太過快速,這些供應商無法及時提供足夠的唱臂,使得VPI交不出唱盤給顧客,於是Harry乾脆與大兒子Jonathan一起設計唱臂,當時原叫做TNA,但由於一場不幸的車禍意外帶走Jonathan,所以這隻唱臂後來改名為現在所見的型號JMW(Jonathon Mathew Weisfeld)。現在的JMW已經不只有傳統金屬製作的款式,在Mat的創新下,JMW結合了3D列印技術,有了3D唱臂版本。

意外促成3D列印唱臂的成功

接著說到了Mat的背景,他現在是VPI的第二代經營者,但在接手家族事業前,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學校老師,專長是資訊處理、3D模型、動畫,看到這裡就知道VPI研發的3D唱臂和Mat有極大關係。起初他只是因為在學校教導學生3D模型時,會拿自家設計的唱臂當作範例,實際製作出3D模型唱臂,純粹是教學使用,並沒有針對實際聲音有特別調整細節或材料。直到被他父親Harry看到,說這東西似乎管用,於是開始認真看待這件事,找出了合適的混合材料,加上了許多好聲的製作條件並經過無數次修正測試才有了今天的3D唱臂。

目前VPI的JMW唱臂分為金屬製和3D唱臂,兩者都是正宗VPI設計製作,對於聲音的效果也有些許口味上的不同,在VPI網站上可以看到許多唱盤都能夠選購3D唱臂,Mat也直言顧客在選擇3D唱臂的比例上越來越高,顯然品質和效果是獲得信任的。

自從接手VPI後,Mat也自行設計唱盤,Prime便是他第一部設計的作品,他笑稱這是他第一個”Babe”,當中擁有VPI傳統的技術,也有他自己的想法,為此也和他父親有過許多激烈的討論,最終成品問世後從市場上的反應看來,他的設計是非常不錯的喔。另外Mat接手後VPI也推出了多唱臂的唱盤,最多可以在上方安裝3隻不同的唱臂,他說目前顧客通常都在上方安裝一隻金屬JMW唱臂、一隻3D JMW唱臂和另一隻喜歡的唱臂。這是Mat的第一件作品Prime。

這部則是VPI目前的旗艦唱盤”Avenger Reference Turntable”,結構採用複雜而且以聲音為唯一導向的設計,照片上可看到安裝了兩隻唱臂,最多可安裝三隻,唱臂座可添購,也是由VPI自行設計。VPI的唱盤所有生產組裝都在美國,供應商也都是美國當地廠商,基本上都在離VPI公司不遠的地方。許多供應商都已經和VPI來往幾十年,是非常長期的”家人”關係,包含了VPI自己內部的員工有不少從開業至今等於生活在一起,這也是Mat決定放棄自己所說”舒適的教職”回到VPI延續這項事業最重要的原因。

未來將採用選配升級的作法

目前VPI和Mat作法是讓旗下產品都擁有升級的空間,所以很多規格和設計都是相同的,差別只在材料的複雜度和質量上不同,所以除了盤身以外,幾乎所有的元件都能升級。所以顧客可以買一個Prime唱盤後根據所需一步一步升級想要的組件,而未來VPI將會逐步減少系列的數目,目前已經縮減為六個系列,將來很可能會縮減到三個系列,入門、中階、高階,另外加上套件升級的方式。

下面照片是VPI發表的入門唱盤Player,設計厚實簡單,是VPI想要推廣黑膠族群的利器,內含了唱頭放大器,也能直接接上3.5mm接孔的耳機直接聆聽,Mat直言這類的產品要包山包海,又要控制最終售價在容易接受的範圍內,其實是賺不了錢,純粹是提供入門的愛樂者一個進入黑膠音樂的渠道,當然Player也是可以逐步升級的喔。

這回Mat是由新婚不久的妻子Jane陪同來台,來台前才剛在中國完成中式婚禮。Jane是一位到美國求學的中國美女,與Mat結婚後也與Mat一同為VPI打拼,將來由Mat負責設計生產,Jane就成為最強力的後盾負責辦公室業務,如同當年Mat的父母Harry和Sheila一樣,替VPI再創下一個4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