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觀 Burmester音響器材公司登上聽覺藝術之顛頂

【全文輯錄自「歐洲新報網」2012年1月】

  • 本報社長陳茫先生(左)與德國Burmester公司創始人及所有者Dieter Burmester先生(右)合影 攝影 朱漢超

ET-1

在我們生活的這塊歐洲大陸上放開思緒神遊。如果我問你,你知道的豪華轎車有幾種? 你或許即刻就能娓娓道來;如果我再問你,頂級的腕表又有哪些,你可能也會如數家珍。而在另一領域, 歐洲頂級的音響設備器材又有些什麼名目?你是否還能告訴我們些什麼?在採訪Burmester之前, 這塊世界頂級的音響品牌也並不在我的認知範圍之內。然而,也是它帶給了我們許多驚喜…

Burmester公司坐落在柏林城區的東南部,一條相對僻靜的街區上。與一位透著”老柏林”的計程車司機輾轉搜尋了半天,我們才找到大街之內,靜靜踞於一角的公司大樓。這低調的作風似乎也印證著這品牌本身的謙遜與內斂。在這裏,公司的創始人,也是所有者Dieter Burmester 先生接待了我們。他身材修長,一頭灰白頭髮,張揚處隱隱有愛因斯坦的風采,理順了又風度翩翩的像位007。在接下來的半天,他帶我們參觀了整座工廠的各個部門與生產車間。在這第一次的觀察與聆聽之中,我這個外行也藉著這些生產”聲音”的見聞,對”聲音”本身也有了另一種不同的認識。

來自柏林的聲音Burmester 在中國被稱為”柏林之聲”。當我們告訴Burmester先生這些,他吃了一驚的表情加上強烈的身體動作,更讓我對這位全球化背景下掌控一家高端技術公司的”企業人”青睞起來。他似乎囿於自己的技術與追求中,並不過份地關注周遭世界。與很多經由多年發展、通過很好的產品累積而逐漸成長為Hi-End級的 音響品牌不同,Burmester先生在設立這個品牌之初,幾乎就將它打造成一個Hi-End級的廠商–不管是其設計與聲音理念,還是精雕細琢的製作過程,無不反映出這一點。Burmester 公司由Dieter Burmester先生于1977年創立,他原本是一位集音樂家身份與工程師角色于一體的大師。在很大程度上,這種雙面的身份可以為一個音響品牌帶來左右逢源的效應:在聲音的還原上,音樂家那訓練有素的耳朵與對音準的苛刻要求使得他對聽覺的美有著完全迥異於一般人的追求;而工程師的理性,則又能夠選擇達到最佳還原目的的技術路徑。在隨後的參觀與交談中,我不斷地加深著對這一點的認識。

聲音也可以”精雕細琢”

這座占地並不小的大樓被分出上下若干個不同的車間。在這裏,元器件供應和篩選、測試,還有線路板開發,電子線路的設計、模組匹配、產品集成方面的多個控制流程都一一被我們收於眼底。當這些全部被有效的整合成一體的時候,就形成了Burmester的每一個單獨的產品系。在Burmester先生的帶領下,我們參觀了這裏不大的1300多平米的各個車間。與其他大部分的Hi-End音響生產商一樣,Burmester的生產規模也並不大,雇用工人也僅20多位。然而,Burmester可以為了設計一對喇叭,花了八年的時間方推出。世界首創的皮帶驅動式CD唱盤Bumester旗艦型CD轉盤969,由於它是皮帶驅動的,因此要有另外的轉動軸心。您知道那個軸心有多精密嗎?那是Bumester向瑞士訂制的,精度是三千分之一毫米。這就是追求精確的精神。也正因此,Bumester確立了它在世界上頂級音響品牌的地位。

與很多同行喜歡儘量將音響器材的外觀做得人文化味道濃厚一點不同,Burmester選擇的是精細化的工業製作方式。在參觀中,Burmester器材陳列室裏一系列各種不同的器材,各種金屬材質的外殼,配上簡約、實用的功能設計,看似形色各異的外觀,卻讓我脫口而出:”這不是包豪斯風格的設計嗎?!” 然而,它在外觀上強調的工業化風格,卻並不是以很直接的方式體現出來。它往往選擇深加工的方式來達到設計理念的要求。譬如說,通過對金屬材料的高鍍鉻處理,使其在光澤感上猶如上了一層金屬漆一般。無論從其絕大多數產品的哪一個角度來觀察,它們的高光效果都是非常明顯的。說這個品牌追求一種顯然的工業化風格的另一個因素是,其喜歡使用撥杆式開關或是機械結構的按鈕。這在與高光外殼相結合在一起的時候,更凸現出與眾不同的感覺。

參觀中我們不斷感受到Burmester對品質的堅持。音響產品的使用不同於一般產品,器材會常常長時間處於工作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尤其對位元列高端Hi-End的器材來講,保持高工作狀態也是其品質組成的一個重要方面。在這一點上,Burmester較之同行有更有前瞻性的理解。這種音響品質的內涵主要在兩點:一是對組成硬體細節的高標準–這主要是指元器件方面;再就是對元器件的老化處理。在參觀中,車間內一排架子上陳列著幾十個喇叭,在接受不同音頻的振顫中,進行著7天不間斷地品質測試。Burmester先生告訴我們,在測試之外,這也是對器材的做舊處理。一方面經過7天的運行揚聲器沒有問題就可以保證它的長期品質。再如喇叭上的橡膠圈,經過這樣的老化處理環節,聲音可以達到最穩定的效果。這些都直接增加相當的生產成本,然而,換來的卻是產品品質的絕對穩定可靠。在Burmester的各個生產車間裏,許多工作環節都是在工人們靈巧的手指下完成的。內容密集”豐富”的電路板上,我們駐足觀看一位女工的操作。她手持一把極小的鑷子,輕輕將一粒粒細小的元件”點”上它應該落下的位置,過程反復細緻。Burmester先生也介紹說,對音樂音質的要求,以及品牌自身對聲音本身的完全還原,都要求人的參與。小到一條細細的導線,大到音箱外殼的設計安裝,都融入了工人對這些精神的把握與精力投入。目前,Burmester音響設備年產幾千套,其中59%的原材料都出自德國,產品也行銷全世界,尤以德國、中國市場為佳。我們走過貨品倉庫時,被告知一箱箱”整裝待發”的器材是即將發往香港的貨品。

在這裏的研發部門,Burmester先生指著一台正被眾人圍著的銀色設備稱,這是Burmester最新研發的Burmester 111 Music Center。它就像是一座音樂的中央樞紐處理器,內部自成一個HiFi高保真體系網路, 外部又連通了互聯網,這正迎合了音樂與IT技術、娛樂電器為一體的音響新趨勢。這台代號”111 Music Center” 由此可延伸出諸多功能,比如,Internet Radio、CD唱片內容轉換成MP3格式的自動存儲,HD音樂的網路下載,還有掉電後的音響漸弱功能等等。

此外,Burmester的汽車音響也是一個長項。它與保時捷911的合作正式這樣一個明證。高技術的材料與Bumrmester High End 音響設備締造出一個典型的車內”Burmester DNA”的音樂環境。12只喇叭帶著各自的放大器營造出一個完全還原現場感的音樂環境,這是兩個品牌在企業文化、聲音還原度、音樂再現的動力感等方面的完美合作。

試音間裏的感受

Burmester的風格概括起來究竟是什麼?這是很難用言語來簡單描述的。倘以整套組合都為該品牌為前提來說的話,追求精確,致力於在全頻段範圍內有細膩、傳神的再現效果,應該是它的目標。為顯示自身的品牌價值、設計功底以及技術實力,柏林之聲以高價買入眾多由其他唱片公司錄製,頗具題材代表性和高超演繹水準且具備典範級錄音效果的曲目版權,再經過二次處理,輯成柏林之聲自己的試音大碟。在參觀的最後,我們一行人在Burmester的試音間裏與主人一起試聽了他的試音碟。一首首古典樂曲之後,令人驚異的是,經過處理後的音軌在高價器材上仔細聽來,聲音效果甚至往往要比原版中來的更出色!

Art for the Ear: 聽覺的藝術

瞭解了Burmester的多種產品,還有它們被一一鍛造、精心編排、打磨、”魔鬼式”測試的過程,對於它的品牌感受,可以歸結到它的品牌哲學裏去,尋找引起這些驚訝、讚歎的源頭。參觀中,車間內隨處可見的”Art For the Ear”字樣不斷提醒著我們Burmester確立的這一品牌哲學。從字面來看,這可以理解為聽覺的藝術。Burmester先生解釋說,聆聽音樂,就是在四壁之內,得到藝術的享受。每一套Burmester的音響組合,它所力求的是還原一個原聲音樂帶來的相同的音樂感受與情緒。如同在你自己的家裏聆聽演奏。歸結起來,這也是Dieter Burmester作為一個品牌領導者高明的地方:他能夠為品牌本身樹立起一個高度,而不是讓每一款器材都成為其主打產品。相對於那些在早期模擬聲時代即成立的老品牌,Burmester的”歷史包袱”不算重。作為一個在1970年代末成軍的品牌,Burmester的品牌哲學裏表現的是自己獨特的聲音觀。在這種基礎上,Burmester採取了將繼承傳統與結合最新技術融於產品設計理念和製造過程中的方式,來打造出最符合Burmester氣質的Hi-End器材。在很多時候,關於聲音的理念在實質上就是一個品牌的美好願望。它的內涵或者說潛臺詞,就是其對聲音應該被還原到何種狀態、什麼才是好聲音的一種注釋。 Burmester確立的Art For the Ear將聲音之美和聽覺之美,上升到了一種藝術的高度。”Manufaktur”是世界頂級名表標榜的機械時代的”手工”製造。在電子時代來臨後,手工創造的優秀品質,也同樣濃縮于聲音的再現之中。在Burmester工廠的參觀中,同樣被常常提及的,也是它的”Manufaktur”。這樣的內在品質與追求,在我的理解裏,同樣也是Burmester品牌堅持的一項原則。在它的生產廳堂裏,德國人對生產與技術的追求和對品質的鍛造,讓我們隱隱感覺到它與瑞士名表製作的異曲同工之處,也因而對它充滿了喜愛。